您好,欢迎来到缅甸维加斯官网!

迎合行业需求 满足个性定制

免费服务热线:18183901315

行业新闻

联系我们Contact

缅甸维加斯,小勐拉维加斯五金-18183901315
免费服务热线:18183901315
电话:18183901315 邮箱:2772594692@qq.com
地址:缅甸小勐拉维加斯曼秀开发区87号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新闻 >

行业新闻

老五金融入现代元素焕发新活力

作者:缅甸维加斯 时间:2019-04-27 15:36

  永康是一座有着历史底蕴的城市,在漫长的岁月中传承下许多老手艺。现在,对永康匠人们来说,打五金不仅仅是一门手艺,更是一种生活方式,是一种记忆。五金对永康人来说,也不仅仅是一个行业,它以无可替代的姿态融入我们的生活。近年来,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也开始从事这门行业,他们为“老五金”注入新元素,留住老手艺,也留住这一段乡愁。

  永康锡雕馆的展厅里,陈列着景泰蓝锡雕、红木锡雕、竹木锡雕、陶瓷锡雕等新型工艺品。为锡制品加以其他元素,赋予了其新的生命力,使之更为多样化。展台上的景泰蓝锡罐,将华贵的景泰蓝与环保的纯锡结合在一起,让“王谢燕飞入百姓家”,将纯观赏工艺品变为观赏实用相结合;而一件锡木茶罐,以镂空木包纯锡,道法自然,古朴典雅,云浮尘清。如今的锡雕工艺品,愈发富有想象力。

  说起锡雕与景泰蓝融合的来历,还源于一次交流会。那是2015年底,浙江荣盛达锡制品有限公司董事长、永康锡雕馆馆长盛一原应邀前往北京,参加文化部非遗传承人金属工艺设计创新与提升研修班。课上,传承人纷纷走上讲台,介绍自己的非遗项目传统工艺与产品特色,同时提出创新的可能性及借鉴其他工艺的期望。

  “这次交流,其他学员给了我很大的启发,如乌铜走银、景泰蓝、金银细工等工艺就帮助我解决了一些技术难题。我想,如果我们的锡雕与景泰蓝结合,将会创造出一个新品种。”盛一原说,璀璨的景泰蓝为锡雕平添几分柔情,而因有了锡雕的结合,景泰蓝褪去清高冷淡,变得愈发近人。

  2016年,盛一原接受委托,进行景泰蓝与锡雕结合科技项目的研发。团队经过近一年的技术攻关,运用高科技挤压工艺代替铜胎嵌丝工艺,并研究了模具涨压法,使铜胎和图案一次成型。此外,在内壁,内、外盖上用锡材代替景泰蓝铜胎。前两个工艺将景泰蓝的纯手工操作变成了半机械半手工操作,后一个工艺提高了景泰蓝器皿的气密性和精密度。

  作为国家级非遗项目之一的景泰蓝,多用于装饰或摆件,但景泰蓝内圈套上锡,加之锡罐特有的密封性、防水性,成为了可以储存食品、茶叶及药材的一款“高颜值”储物罐,开辟新的市场,吸引更多目光。

  走进荣盛达公司厂区,宽敞的现代厂房,机械化流水生产,制作流程与手工打锡完全不同。如锡罐制作,先用模具浇铸成型,在表面粘上事先压制好的图案,再经过机器抛光,一件精美的锡罐就做成了。“像这样的锡罐,我们一天可以生产六七百个,按每个200元到300元的价格卖给茶叶厂作为礼品茶叶罐,很受欢迎。”盛一原说。

  早在2012年,荣盛达公司引进电脑数控机床,机械化操作,批量生产锡制品,生产效率可达纯手工制作的100倍。出产产品更加精细,节约耗时,大大提高了产品的经济效益。“手工与机械相结合,令产品的质量得到较大提升。实现批量生产之后,锡雕的价格不再居高不下,尤其是景泰蓝锡雕,得以让‘皇家之物’得以飞入寻常百姓家。”盛一原说,如今许多传统老手艺濒临消亡,他也不断探索如何通过创新激活老手艺的生命力。

  在神雕铜文化博物馆里,记载着铜工艺的发展历程:从传统的浇铸、锻打发展到铸、锻、雕、刻、镂、镶、仿古氧化、贴金、彩绘等20多种先进工艺。“我市‘三马九铃’‘百工’、萧山机场元首接待厅铜地雕,这些大型城市雕塑,都是运用多种现代工艺后的作品。”馆长王新美介绍,生活铜器亦是集艺术性和实用性于一体,“铜制品不再局限于传统生活小件,而是向文房家居、仿古礼器、香器等多样性发展。”

  铜材城市雕塑是公认贵重永恒的雕塑,但铜是稀有金属材料,铸造技术难度大。经过一年多的探索试验,神雕文化博物馆董事长程育全把艺术、化工、冶金工艺融为一体,发明了聚酯铸铜工艺,利用该工艺可以制作出黄铜、紫铜、青铜的铜鼎、铜狮等艺术品,和真铜艺术品一样,而制作成本又不到真品的十分之一,从而节省了大量贵重铜材和能耗,使这些原本昂贵的艺术品大众化。

  如今,一些五金制品已不再是永康人生活的必需品,但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头衔让它们在高端工艺品市场仍然很抢手。

  菜场、街头摊贩那一杆秤,秤砣压住微微翘起的秤尾,承载着儿时的记忆。而随着科技的发展,杆秤已经渐渐消失在人们的视野中。

  “杆秤所特有的文化内涵仍然有着非凡的收藏价值,因此它渐渐地转型发展成精美的工艺美术品出现在人们面前。”古山镇坑口村钉秤世家的朱子岩大师说,“一杆售价3800元的杆秤工艺品,耗时几日去完成,少了一份朴素,却多了几分精致。”作为收藏品,杆秤仍然备受人们喜爱,成为了一种文化元素的象征、一种工艺艺术来传承下去。

  让朱子岩欣慰的是, 哈尔滨工业大学毕业的儿子朱海浪愿意接过父亲衣钵。“现在年轻人愿意学老手艺的不多了,我自己应该冲在前头,结合我大学所学,用现代的方式去传承这门老手艺。”朱海浪说,希望通过自己摸索出新的空间,扩大杆秤在文化意义上的影响力。

  从习俗上来说,永康一直有“崇工”习俗,永康人把所有工匠都称为“老师”。在我市,还有着“千秧八百、不如手艺伴身”这一说法。但随着时代的发展,老一辈的五金匠人们渐渐入暮,愿意从事这门行业的年轻人越来越少。

  作为永康锡雕浙江省非遗宣传展示基地,在2017年,永康锡雕馆举办锡雕夏令营,并开展中小学生社会实践体验课程20期,接待了近千名游客前来参观体验工匠精神,了解永康锡雕的历史文化;与我市市内的梅园读书会、劝学读书会联合举办讲座,吸引了几百人来参观学习;组织锡雕工艺传承人,携带工具走进校园传授永康锡雕知识与技艺。作为省工业旅游示范基地,2017年荣盛达公司接待了国内外游客近7万人次。

  在今年年初,不少传统手艺工作室纷纷提出“学徒=企业职工”的制度:与学徒签订用工协议,学习的同时也有稳定的收入。“解决学徒经济上的后顾之忧后,愿意学的年轻人自然就更多了。”盛一原说,未到一年的时间里,已经有五名年轻“徒弟”前来拜师。